技术、担当与生命的较量 ——攀钢总医院麻醉科挑战重度肺动脉高压患者麻醉

来源: 攀钢总医院 张云 董素菊    时间:2019-07-25 13:09:58

      “你这个手术我们医院做不了!”,“你这病太复杂,手术做不了,建议你还是去别的医院看看”……一个相同的答复“手术做不了!”让一个年近半百的男人辗转好几个医院后,几乎陷入绝望境地。
      6月28日,这名患者来到攀钢总医院就诊。接诊的心胸外科医生看着他带来的各种影像片、检查资料,先天性心脏病合并重度肺动脉高压。简单的检查结果显示间隔缺损比较大,达5.2cm*4.8cm,且心脏主泵发育极差,只有成人的三分之二大小,肺动脉压心脏彩超显示107mmHg,心导管检查显示肺动脉压50多mmHg,心功能只有三级(属于比较严重症状,轻体力活动受限)。
      先天性心脏病对攀钢总医院的医疗技术已经不是什么难题,但先天性心脏病房间隔缺损比较大、发现时间比较晚,又合并了重度肺动脉高压。重度肺动脉高压是一种让患者痛不欲生,让所有医务人员头痛甚至会束手无策的疾病。这样的病情不管是对患者还是医务人员来说,就不单单只是一个先天性心脏病,而是一次生命的赌博。
     一边是患者对生命的渴求,一边是医务人员对医疗技术、能力的客观评价,“敬佑生命!”经过反复与患者沟通交流、经过多次多学科病例讨论,最终达成一致意见——“搏”一回!


      从患者入院到做完所有相关检查,半个月内心胸外科与麻醉科反复讨论,不断修订手术方案。 “手术医生治病,麻醉医生保命”,患者的命能不能保住,能不能安全完成手术,关键还得看麻醉医生。麻醉科副主任覃家珠带领心脏麻醉组的医生深入学习肺动脉高压相关专业知识,集体讨论、分析患者病情,制定了周密的麻醉方案,准备了一切抢救药品。7月11日终于为患者制定了一套完善的手术与麻醉方案。
      7月12日早8:00点,患者准时被推入手术室第一手术间,所有医护人员早已到位,一切准备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监护、局部麻醉下动静脉穿刺置管、留置胃管、给药、插管、固定、留置鼻咽温管……麻醉医生赵春武熟练地操作着,这些动作几乎每天都在重复,已经是再平常不过的了,但今天,面对这个患者,赵医生的每一个动作做得都显得格外小心与谨慎,因为一个小小的动作都可能导致患者血流动力学不稳定,随时可能出现心力衰竭。
      随着手术的进行,外科医生主动脉及上下腔静脉插管完成,体外循环开始,赵医生终于可以暂时舒缓一口气。房间隔缺损修补完成,开放主动脉,患者为室颤心律,体外循环医生配合使用利多卡因及心肌保护药物,外科医生台上备好除颤设备,30J心内除颤,在麻醉医生体外循环医生手术医生的密切配合下,患者的心脏终于恢复跳动,所有医务人员又稍稍松了一口气。这时,考验麻醉医生的时候又到了,他必须把血压控制在100~120mmHg,心率控制在100~130次/分,多一分少一厘都会造成患者心脏及肺脏负荷变化,对患者都是致命的危险。现在这个心率和血压就是患者的命,赵医生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监护仪,随时调整药物剂量……一切都按照术前方案有序进行,下午3:00,手术顺利结束,患者平稳送入心胸外监护室。7个小时后,患者呼吸循环稳定,经充分吸痰后拔出气管导管,手术麻醉挑战成功。
      患者手术已十余天,现在患者病情一天比一天好,已从胸外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麻醉科副主任覃家珠说:“这个患者是不幸的,患上肺动脉高压就像身上有一个不定时炸弹,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炸了,可能是吃饭睡觉走路,或者是说一句话的功夫,人可能就没了!但是他也是幸运的,手术比较成功,就目前来看我们这次“赌博”已经赢了百分之八十!”